本文章经作者 小强蜀熟 授权转载, 原文链接

用国蛋做的蛋卷和糯米蛋,会让你上瘾。

本文图片由颜社提供。

作别“杜振熙的蛋堡店”,我来到他的 homie 杨国隽开的饭店,这家店将一种叫“国蛋”的蛋做成各种料理,食客都说一吃就会慢性中毒。 我问杨国隽,新套餐何时推出。他回答说:“如火如荼进行中。”2011 年杨国隽推出名为《Dr.Paper Vol.1》的套餐,并于 2013 年、2016 年分别推出 2.0 版、3.0 版。 至于新套餐会不会是 4.0 版,杨国隽表示,“是不是 4 都不重要啦,重要是我做的。”

国蛋并未透露新专辑是否会在今年推出,但从“如火如荼进行中”以及他专辑发行的频率(国蛋每一两年推出一张)可得知,不久后我们便会听到国蛋的新专辑。

国蛋曾在纽约学习编曲,“想要让自己的音乐更属于我自己吧,要是我能用我自己做的曲,然后再配上我的词,那这就是完全代表我自己的作品”。

随后国蛋耗时半年创作录制了《Dr.Paper Vol.3》,这张专辑所有 beat 都不假他人,这令国蛋在写歌词时更有弹性,令歌词与 beat 有更好的磨合。

国蛋选择去纽约留学是否跟纽约之王 Nas 有关,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是,国蛋的音乐受到了 Nas 影响。最初听说唱时,国蛋很喜欢 Nas 的《Life's a Bitch》,“人生是个婊子,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这句话影响我太深了。”

“你知道人生是个婊子,知道我怎么操她”,如《Early Flight》的歌词所言,国蛋将“人生是个婊子”贯穿到他的歌词里,诠释他对生活的态度。比如《Yesterday》,我们多数人都是“不晓得时光珍贵而浪费的傻子”,国蛋想“带着你飞回昨天,回到我们都还年轻”,可惜我们无法飞回昨天,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那些昨天的快乐和悲哀,在今天当成燃料统统烧掉,什么都不想管了就放纵吧,趁明天还没来到。”

在歌词创作上,除了操人生这个婊子,国蛋还有一招独门绝技。

杨国隽做蛋卷很拿手,他熟练地将蛋皮卷起,“这是没有馅的,其实可以卷鸡肉、虾仁、火腿肠,你想要卷什么?”

国蛋的歌词里,常出现“卷(roll)”,比如“所以一直 roll,那是我的故事”(《Yesterday》),“每个时刻都这么 roll,每个晚上都这么过”(《Dope Rap Part3》)。

roll,是个性感而危险的动作,但在国蛋看来,roll 不一定代表卷这个动作,“那 roll 就是看你怎么去定义这个 roll 嘛,懂我意思吗,roll 可以是一个行进中的状态,不一定是字面上的 roll 的意思。我可以说 how we roll,这个 roll 跟其他的 roll 理解的方式就不一样。”

我听过太多 roll 的说唱歌曲,他们的 roll 是点燃后吞云吐雾的 roll,这种 roll 法最近在中国被大众诟病。而国蛋的 roll,可以根据需要卷入各类食材,不同的人跟着国蛋一起 roll,可以 roll 出不同味道。

会 roll 的 rapper 有很多,他们的 roll 简单直接,而 roll 出艺术感,roll 出境界的,也就纸博士国蛋了。

而在 flow 上,国蛋也有独特的“糯米”式唱法。

吃罢杨国隽做的蛋卷,杨国隽又做了糯米蛋,又香又粘,超级好吃。

在《Early Flight》里,国蛋将自己的 flow 比作糯米,“看我的声音燃烧后粘得像是糯米”。

软趴趴的声线搭配顺畅的 flow,国蛋的歌听起来不炸,但会粘住你,让你慢性中毒。有些 rapper 的歌是开始好听,但越听越腻。而国蛋的歌比较平铺直叙,也许你一开始只是觉得还好,但越听越喜欢,越听越能听出歌词里藏的故事。

对于说唱而言,画面感和交互性极其重要,而国蛋都做得很好。比如“当我停滞时间往前大跨步,然后‘咻’一下就飞走,试着起跳空中对抗对手”,这是画面感。比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文字,把药效加重,帮助你康复也让你伤痛,停住了,痛哭,看你笑得像个孩子,当个听众”,这是交互性。

国蛋的歌,适合在安静的夜晚戴上耳机细细品味慢慢中毒。

杨国隽的蛋卷和糯米蛋吃得我好饱,可我还想吃,看来我也慢性中毒了。 离开杨国隽的饭店,我来到一家名为“颜社”的社团,杜振熙和杨国隽都是这家社团的成员,除了他俩,颜社还有几位奇奇怪怪的社员,明天讲给你们听吧。

我那些严肃正经的问题

小强蜀熟:这次颜社世界巡回去了日本、美国,你感觉在国外演出跟国内有什么不同?

国蛋:在日本我们会尝试用比较接地气的方式互动,日本哪里好玩啊,什么日文要怎么说。在国内表演相比在海外机会多了很多,所以大家能见度比较高,反应度自然也会不一样吧。

小强蜀熟:如何看待 trap?会想尝试一下吗?

国蛋:我觉得这就是 Hiphop 演进的一个过程,每个过程都会有红的曲风,那现在这个年代就是 trap,会不会尝试就是有没有那种感觉吧,有那种感觉也许会尝试。

小强蜀熟:你最想合作的大陆 rapper 是谁?

国蛋:冯笑。(国蛋的老婆也很喜欢冯笑)

小强蜀熟:受那些 rapper 影响比较大?最近喜欢听谁的歌?

国蛋:Nas、AZ。(《Life's a Bitch》正是 Nas Ft. AZ)

最近都听 FM88.7,没有听什么歌。

小强蜀熟:喜欢哪些服装品牌?

国蛋:我的品牌 NUTS。(国蛋与台湾设计师土豆合作的品牌)

小强蜀熟:在你眼里,迪拉胖是怎样一个人?

国蛋:他是我大哥啊,我在认识他之前就有在创作饶舌,但在认识他之后才开始有想要好好的、认真的把这个当成是之后的生涯规划。

你们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国蛋:都可以,就是不用想说什么时候修一次,这样看起来才会杂乱。

国蛋:我跟顽童合作就看有没有那么刚好的一个氛围——我觉得他们加进来能够让整个专辑和歌曲加分的时候,自然就会有合作的计划。

国蛋:那就是看我新作品什么时候做完,我没拿作品来巡演不就是炒冷饭吗。

国蛋:放松自己的事很多,但是也没几个可以真的放松的,所以不会做什么事来放松,放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