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章经作者 小强蜀熟 授权转载, 原文链接

2017 年你必须听的十首中文说唱。

距离 2017 年结束仅剩半月,是时候做年终盘点了。这期带来的是我眼里的 2017 中文说唱十佳单曲。(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让世界听见中文说唱

Higher Brothers《Made in China》

分享一个细节——在马思唯唱之前,有个老外说 Rap music?China?What are you even saying? Is this Chinese rap music? Sounds like they're just saying'ching chang chong'(说唱音乐?中国?你到底在说什么?这就是中国说唱吗?怎么听起来只是在说 ching chang chong?)ching chang chong 是侮辱华人的说法,类似的还有 ching chong(清虫)、chink(清客)、chinaman(华仔)。

在 VICE 拍的纪录片里,马思唯提到过,外国网友在 YouTube 留言说他们是 ching chong brothers。

《Made in China》MV 在 YouTube 播放量已破 750 万;12 月 6 日,专辑《Black Cab》在 Slant 年度最佳专辑 Top25 中排名第 23;明年 2 月,北美巡演。至此,Higher Brothers 成为首个真正意义上走出国门的中文说唱团体。

说唱界的李伯清

Ty.《凹造型》

精气神的肥宝曾说,hiphop 是怎样你就是怎样的,Ty.是这句话的极好印证——人歌合一。即使哪天 Ty.不做说唱了,靠直播日白,也能发财,可谓说是说唱界的李伯清(四川日白 king)。

在 Ty.的说唱里,便能体现其日白的风格。比如《凹造型》里的“明显我是个成都人,成是成功的成,成龙也是这个成,但他不是成都人”,一堆废话……但这就是 Ty.的路数。

Ty.的 verse 是为 hook 服务的,verse 负责情绪推进,hook 负责高潮。Ty.的 hook 简单重复,比如《凹造型》的 hook 重复“瓜得要命”,《H》的 hook 重复“真的无所谓”,《书没读好》的 hook 重复“书没读好,长大戴金项链”。这样的 hook 有两个好处,一是通过 verse 的推进,hook 的爆发,把你真正带入到这首歌里;二是能让你跟着一起唱,因为简单重复嘛,这有利于制造现场氛围。

Trap 也叫陷阱音乐,陷阱这个翻译极其准确——用诱饵让猎物一步步走进陷阱,然后让猎物掉进坑里或收网让其挂树上。有些唱 Trap 的 rapper 从头到尾都在炫技,相当于在告诉猎物“我这坑很大,赶紧跳下来”,猎物只会绕道走。Ty.不强调技巧,却是个危险的猎手,通过旋律、节奏、歌词,不停地引诱“你过来啊!”然后突然到一个点上告诉你,“掉进来了吧,跟着摇了吧。”

成都人的成都

谢帝《这才是成都》

赵雷的《成都》击中人心的是爱情、离别、求而不得,并非城市风味。歌词里的“玉林路”根本不存在,小酒馆在玉林西路。赵雷《成都》是游记,是外地人的成都,谢帝《这才是成都》是生活,是成都人的成都。

彻夜喧闹的成姆斯特丹莫名变成了阴雨的小城,老子明天不上班的洒脱莫名变成了挽着你的衣袖的矜持,于是谢帝击碎了人们对于成都的矫情幻想。成都在这首歌里变得具象:慢、悠闲、麻辣味、市井气,盖碗茶一呷摆起龙门阵,麻将声一响酣战到天明。

《这才是成都》收录于 5 月 31 日发行的专辑《这张专辑太 Diao 了》,9 月 9 日谢帝发行了专辑《MY FRIEND WANNA TRAP》,这是张纯 Trap 专辑,最近发布的《超哥嗦》《蔡镇鸿》《跟到感觉走》也均为 Trap,“根据我这么多年听的歌词,或者看过的翻译过的歌词,能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之前走的是真实的路线嘛,就是说我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在那个地方等等。”

从真实的路线,到 trap,谢帝的风格来了个急转弯,对于改变,他认为所谓的 keep it real 也是一个噱头,“在我心里变成一个噱头了,我就不想再做这个事情了。”在某个时期,谢帝突然看透了,“我知道这些歌词可以吸引一些听众来听,所以我写这个范儿的歌词,这样就没意思了。其实该说的话,该写的东西,别人都说过都写过。”

自己创造规则

Jony J《不用去猜》

《不用去猜》现场版 这支现场版的《不用去猜》视频,来自 11 月 11 日 Jony J 的演唱会,这也是内地说唱歌手首次在体育馆举办个人演唱会——Jony J 创下了历史。

在总决赛上,Jony J 唱了这首歌,但早早被淘汰的他人气已不比对手。那又如何?把复活赛唱成个人专场的 Jony J 无需用冠军证明自己的实力,我甚至不愿称他为“无冕之王”,这不过是规则内的产物,而他始终沉静清醒地创造属于自己的规则。

比如演唱会,他不希望拉商业赞助然后“打一堆莫名奇妙的广告”,于是这场演唱会没有赞助,必须把门票卖光才能收支平衡,但好在门票售罄了。对这场不赚钱的演唱会,Jony J 表示,“钱花完了还能赚回来,而且今年我没那么在乎钱,我们更想支配钱,我们不想被钱支配。想要的关注度有了,但是想要的生活没了,那,不行嘛。”

对于《不用去猜》,Jony J 说:“很多时候生活中的意外和惊喜总是很突然,预测是很没有意义的事,不用去猜结果,过好每一个当下,感谢所有摸黑的路上亮起的灯,当我放光的时候希望也可以为你照亮。”

《中国有嘻哈》令说唱圈人心浮躁,很多人都想趁机捞一笔,火起来的 rapper 里,还在沉下心做音乐的,Jony J 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

12 月 31 日晚,Jony J 将携 SHOOC 在上海举办跨年派对,他的 SHOOC 厂牌仅有“3 个 rapper+2 个制作人+1 个 DJ”,他也没想过要把 SHOOC 做多大,“我们觉得够我们生活,我们想干嘛就可以干嘛,不授命于人,不会向别人低头,就可以了。”

抵制弱智的 Trap

小老虎《马应龙不吹牛逼》

这首歌出自小老虎 6 月 14 日发行的专辑《现在口红》,这首歌是用 Trap 的方式反 Trap,更准确地说,是反弱智的 Trap。“用 Trap 的方式讽刺弱智的 Trap 呗。一个特别好流行的东西,一定有个特质,就是它特别好被复制。我不用天天在家听 Trap,研究 flow。你给我听两首歌,哦,是这么说的,那我试试呗,我也给你说一个,那就是这个东西了(《马应龙不吹牛逼》)。”

小老虎所说的弱智,一是体现在思想层面,“我听歌就是听你这人在干嘛呢,和你这人是什么样。一听你的歌,看看词,听你的声音——这人挺有意思,都先不说这个人牛逼不牛逼,或者我尊重不尊重,那些都先往后。就一听,诶,这有意思,听进去了,有得一听;听了一会儿,都不先说学谁了,你何必呢,浪费时间干嘛呢。”

二是体现在音乐上面,“比如 Trap 的 flow 也有很多的变化,包括同样的变音,有人开创了这几种拐音的方式,现在是个人都按照这个来,这个就叫弱智了。你不过脑子你就去复制这个东西,你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开发点新的声音么。你自己想过这段 flow 搭配什么样的词最合适吗?包括拐那一下,搭配哪个字眼出来最让人觉得——我操!这句话这么说太有意思了。这不就是说唱吗,是不是?”

这首歌在虾米音乐的评论里,有人问“这是在讽刺马思唯吗?”当然不是。8 月 10 日,小老虎和 Higher Brothers 在《大事发声》表演,小老虎如此评价他们,“那天唱《Isabellae》,每个人的 beat 和 flow 是配的,melo 一出来把鼓给去了,他那段非常连的 flow,舒服,等 psy.p 再一进,鼓又起来了。这是非常讲究,非常成熟的制作。Trap 也不是谁都能来,真那么简单的话,大家都火了,为什么只火了一两组人呢,这一两组人一定是学习得不漏痕迹,且把自己的个性加进去了。”

明年小老虎将和好哥们儿 Kafe.Hu 合作专辑《虎牌咖啡》,两位街头诗人会碰擦出怎样的火花?我十分期待。

站着把钱赚了

PG One《破釜沉舟》

“将圈子烧光屠戮”的《H.M.E》是 me against the world,《破釜沉舟》则是 I Against I,自我对抗比对抗世界更难,故选《破釜沉舟》。

PG One 只会“还妄想插翅飞 woo”?赛季最后一战,PG One 奉上一首 old school《破釜沉舟》,行云流水的 flow+引起共鸣的歌词+采样《让子弹飞》对白,令这首歌成为 PG One 的赛季最佳。

唱之前,PG One 有句独白“hiphop 音乐是很特殊的表达方式,这里是我的经历还有故事。带你再一次认识我,但这一次,我不是在唱说唱,是在唱自己。”

“性格一直是有话明说/吐字锋利能划出弹道/任性得罪不少人”,PG One 很清楚唱《H.M.E》“会有选手不喜欢,有听众不喜欢”,但他还是选择唱,“如果我想唱它要考虑这个人开不开心,那个人开不开心,那就不是 hiphop 了”。

“如果回到过去怎么做/会不会取悦他人/昧着良心认个错”,PG One 给出的答案是“所以我答案不变/同样还是不/是男人就要坚信自己选择走的路”。这令我想到陈冠希在纪录片里说“很多人问我,如果你可以回去改变,你会改变什么?我什么都不改变。”

“我只想赚到更多钱/走这条路不用家人担心/相信我办得到/再赚个 big house”,PG One 不避讳赚钱的欲望,但在采样里表达了希望站着赚钱——“这个加上这个,能不能站着把钱赚了?”“敢问九筒大哥何方神圣?”“鄙人,PG One!”

这个加上这个,电影里指枪加惊堂木,转换成说唱的语境,就是地下加商业,即不忘从哪来,知道往哪去。红花会要跟摩登天空解约,但 PG One 的合约将由摩登天空继续跟进,合约到期后,PG One 是续约还是回归红花会都不重要,关键是 PG One 应多拿出高质量的作品,当务之急是把首张专辑出了。

C-Trap

GAI《空城计》

GAI 称其音乐风格为 C-trap(Chinese trap),这首《空城计》便是典型的 C-trap。在这首歌里,GAI 化身诸葛亮,既然这个诸葛亮是社会 GAI 扮演的,那肯定也不会低调,“老子一抬手就摸得到天。”rapper 一向喜欢说“我牛逼,你们傻逼”,于是这个诸葛亮叫嚣道“老子们仙风道骨/潇洒走空城之际/你手拿三寸寒铁/看起你是真的喜剧”。

hook 是用唱的,但又不是流行的唱法,而是川剧或山歌的唱法,这样的唱腔十分符合 GAI 及其作品的江湖气质。这首歌最精妙之处是 hook 之后有两处变声后的唱词“敢问明月几时有/难饮尽我的乡愁/糊涂明白各一头/劝英雄莫回首”和“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策马奔腾何处走/我来世还复休”,令听众从 GAI 版诸葛亮这个角色里跳脱出来,增添了大气磅礴的史诗感。hook 是升华,这两处唱词这是二次升华。

目前 GAI 最大的对手恐怕是刘洲。节目结束后,除了《虎山行》,GAI 出的歌均为广告歌或电影主题曲。赚钱这件事我当然理解,但现在 GAI 就算想自由创作,恐怕也没时间精力。我看了 Door&Key 制作的 GAI 九、十月行程安排,把我吓到了,密密麻麻的。

刘洲还表示希望 GAI 未来两年内至少出 80 首歌,争取平均每周出一首。“底线”80 首,或者说更高的目标 104 首,是自由创作还是商业创作,刘洲没说,我也不想揣测刘洲的小算盘。但从听众角度出发,希望他能平衡音乐和商业,而这对他来说也是一大挑战。

GAI 最近参加了《我要上春晚》,也就是说,可能会出现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如果上了,GAI 会唱哪首呢?《火锅底料》?《好运来》?还是另写一首?拭目以待吧。

我死挺我的狗鸡耳

C-BLOCK 大傻《成皿宝于 FreeStyle》

GAI 和红花会、说唱会馆的 beef 8 月 26 日再度爆发,8 月 30 日 C-BLOCK 大傻出了这首歌。歌名《成皿宝于》指大傻的名字“盛宇”。封面上的“勿谓言之不预也”出自晚晴李伯元《官场现形记》,意为“事后别后悔,不要说没有跟你事先说过”,指把话说在前面。

2 月 GAI&红花会 beef 期间,C-BLOCK 小胖写了《跳跳蛙》,大傻的《成皿宝于》可谓是是《跳跳蛙》2.0 版。大傻在这首歌里点到了光光、豆芽、TT、徐真真、Higher Brothers、红花会,但既不是 diss,更不是蹭热度,而是大格局的评价+表明立场,“欣赏你的技术派/但我走我的江湖流/PG one/在哈尔滨的时候就看好你/但是我死挺我的狗鸡耳”。

什么叫格局?“我知道你们是要追求一点体面的仪式感,但我说我该说的,干我该干的,我知道几时出声几时收声,也知道几时前进几时停下,更知道什么是谦和。”“人是人,歌是歌,事是事。”

C-BLOCK 之前和 GAI 合作过《江湖流》,最近一起参加“江小白 YOLO 音乐现场”,关系相当好。GAI 并非江湖说唱的开创者,C-BLOCK 才是。双方志同道合也许正是因为江湖义气吧。除了《江湖流》,推荐《三千里》《顶两口》《庐山》。

C-BLOCK 的江湖和 GAI 的江湖不同,C-BLOCK 是白衣飘飘的剑客,GAI 则是杀气腾腾的刀客,剑的格调比刀高,换言之刀更接地气,所以远离现实的武侠小说主角多为剑客,而贴近现实的《水浒传》常用朴刀,这就不难理解为何 GAI 会写出《一佰零八》了。

江湖等他归来

贝贝《TALKING SHIT FREESTYLE》

去年 4 月到今年 8 月 7 日,贝贝离开了说唱圈。但每个人都知道,江湖在等他归来。8 月 14 日,贝贝发布了这首歌。

《TALKING SHIT FREESTYLE》之于贝贝,好比《Rap God》之于 Eminem。三押及以上的多押信手拈来,甚至达到了恐怖的七押,“心境高雅韵如风,call me 英俊潇洒令狐冲”。这首歌的重点就是炫技,炫技怎么了?炫技没毛病啊!谢帝在《川渝陷阱》里说 Eminem、Slaughterhouse 属于 rapper killer,“每一段 verse,我杀掉你们所有 rapper”,Jay-Z、Rick Ross 则属于角色 rapper。之前是 battle king,现在是 rapper killer,个人认为贝贝没毛病。

另外,这首歌的歌词也并不是有多人所说的那么空洞。“你为当焦点/早被主流消遣/还在因为节目播出成名大笑”,讽刺了上《中国有嘻哈》,被大众消费的 rapper;“call me Ray Bresilin 金蝉脱壳”,《金蝉脱壳》是施瓦辛格、史泰龙主演的电影,Ray Bresilin 是史泰龙饰演的角色;“每段 verse 出来都是轰炸,就像内马尓转会巴黎圣日尔曼”,这是 8 月 4 日发生的事,内马尔从巴萨转会大巴黎,2.22 亿欧元的转会身价创造了历史,这比之前的“我们两个人的 verse 价值一辆兰博基尼”高级太多。

贝贝的歌路也不只是 rapper killer 一种,10 月 2 日发布了苦情歌《ONE CASUAL SONG》。另外贝贝也开始接广告,给双十二写的《我造》,在 12 月 8 日的推文里,贝贝这首歌得票率高达 51%(Lu1 39%,另外三人分割 10%),可见贝贝的人气、实力之高。

以下为贝贝在“The jungle law”巡演宣传片里的独白,有助于你了解贝贝其人:我今年 22 岁,遇到过很多人,也碰到过很多事,你经历的可能是我没经历过的,但我经历和承受的可能是你无法想象的。我没怎么上过学,从初一就辍学在家,那个时候也给家里添了不少麻烦,直到后来接触了 hiphop。

我喜欢 hiphop,喜欢音乐,也喜欢 freestyle,我喜欢所有人聚在一起围着音响一唱唱一晚的状态。我觉得学历和学识是两码事,有些东西是上天给的,你不能左右它。我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更加努力,从而改变命运。

hiphop 的话,我喜欢它其实就是因为帅、洋,你要让我真的往深了说的话,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小时候的梦想是希望台下站满成千上万的人,而我站在聚光灯下,所有人对我欢呼,但等我做到了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只是一个开始。

中国 hiphop 除了红花会在我眼里真正屌的不超过三个,The jungle law 是我一直提醒自己的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说白了就是弱肉强食,这就是为什么我能走到现在。

如果你把我当偶像、明星,当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来追的话,那抱歉,你失望了。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绝对不是坏人。时代在进步,rapper 在进步,听众也在进步。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完善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音乐来说的话,我觉得我还有很大进步空间,我有自知之明,我清楚我的实力什么样,我可以走多远,所以这一点我从来都不担心。

在生活中,我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对未来没有规划,也没伤心,兄弟几个聚在一起,玩一天是一天。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爱的东西活着,我也一样,我爱我的家人,爱我的团队,爱我的兄弟,爱我的粉丝。

我知道我的出现不能改变什么,但我知道我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我卖房子给 TT,我卖中华给 GAI

AR《Real Rap Shit Pt.2》

能跟贝贝比 flow 的,不多,AR 是一个,而且贝贝的 flow 还有规律可寻,而 AR 的 flow 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AR 的押韵不强调韵脚数量,多为双押,偶尔单押,关键是,韵脚声调还不一致。众所周知,中文说唱押多韵讲究声调一致,以做到听上去“整齐划一”,而 AR 这种“错落有致”的韵脚编排方式,听起来则更具层次感。“你猜不到下一句他怎么唱的 flow”+“声调不一致的押韵”是 AR 的两大特色,第三个特色,则是梗。

以这首《Real Rap Shit Pt.2》为例。“我卖房子给 TT,我卖中华给 GAI”,出自 TT《市中心》及 GAI《超社会》,吹逼的同时还能做到幽默,这就是能力,这就是特色;“我态度是天然,你个性是硅胶”,硅胶是外部注射的,是假的,即,你的个性的装出来的;“我袁隆平你水稻”,袁隆平为杂交水稻之父,即,我是你爸;“这 flow 是宋仲基,这词是宋慧乔”,即,“我的 flow、歌词天生一对,绝配”;“这舞你得会跳,屁股你得会翘”指黄薏帆;“我的拳致聋 (权志龙)”“你要输 (鸟叔)”,同音字双关;“那我说多了也无益,烦人的那 faker”,无益烦(吴亦凡),拆开使用,这样的同音字双关处理更显高级。

AR 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你找不到跟他风格类似的 rapper,flow 跳跃+押韵声调特殊+歌词梗多。唯一不足的就是出歌速度慢。最近出的《乱标价》挺有意思,第一段 verse 调侃双十一、双十二,第二、三段则是在讲“你们这帮 rapper 的价码都是乱标的,根本不值这个价”,和贝贝那首相比,都是走 rapper killer 的路线,但贝贝更直接,AR 更有趣。